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满西楼的博客

我的缺点:良心还没有坏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来自东海的苍茫,秉承着海的不屈的汹涌澎湃、山的倔强的高昂。我幻想着自己心中的春天,努力地编织着我的生活,虽然有磨难,有恶梦,我仍要坚定不移地追求。坚信,总有一天:在蔚蓝的波涛上,白色的帆,迎着风,骄傲地舒展。

网易考拉推荐

天涯·明月·刀  

2009-10-18 01:40:00|  分类: 名人逸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749年,诗人岑参寂寞地走出瑟瑟寒冬里的国都长安,向着更加荒寒的西方而去。
五年前,他应举及第,但始终是个毫不起眼的小官员——右内率府兵曹参军。虽然感叹着三十岁才得到一个从八品的官职,甚至求官的念头也渐渐淡薄,但盛唐的那种高昂的气象氤氲着每一位敏感的诗人。怀抱着“万里奉王事,一身无所求”的热情,岑参前往安西节度使高仙芝麾下做一名僚属。
“吹之一曲犹未了,愁杀楼兰征戍儿”,效忠君王,报效国家的热情在西域遮云蔽日的漫漫黄沙中渐渐消磨。岑参东望长安,泪珠濡湿了眼帘,请即将赴京师的使节向引颈西望的家人报个安好(“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如果他生活在现在,随身携带手机,只要电量充足,两秒钟之内就可以亲自报个平安了。然而没有潸潸而下的眼泪,没有百转千回的思念,自然丧失了悠长动人的韵味。
西域的奇异景象也令初来乍到的岑参大为惊叹。“火山今始见,突兀蒲昌东。赤焰烧虏云,炎氛蒸塞空”,在经过吐鲁番东边的火焰山时,正是隆冬时节,却热风习习,人马汗水涔涔。生长在南方的岑参对此很是惊讶,慨叹造化的功绩非人力所能想象。

生在唐代,可谓是一种放荡内心的机会。文人们都被开疆拓土的热情所鼓舞,岑参就说“丈夫三十未富贵,安能终日守笔砚”。传统上,中原人对于藩部总是抱着一种狐疑的态度,处处谨慎提防。而唐代出于骄傲的帝国情怀和商业贸易上的利益,不惜在边疆鏖兵,冒险地前去支援发出求援的附庸国。许多文人参与了唐代的对外战争。文人们的妙笔使千载之下的我们仍然可以重温那些激动而残酷的战地景象。
敌人被击退了,戍边的将士们有了短暂的和祥: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高适《塞上吹笛》)但无数惊心动魄的战争,留下的是堆堆白骨。公元714年,唐朝军队与吐蕃在临洮的长城堡附近血战,唐军杀获吐蕃数万人。王昌龄《塞下曲》描述了这场这场战争: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
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
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
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多年以后,战场依然暗淡凄凉,漫漫的黄尘,杂乱的蒿草,白骨散弃其中,永远被人遗忘。所以王翰就很豪放地痛饮美酒: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唐诗里的西域常常一片月色。在月光的清辉之下,报警的火光一站接一站地点燃。这些在月色里缠绵的戍夫旅人幽思绵延,他们念念不忘甜蜜幸福的过去:桑荫下的安静村庄,温暖的茅舍,屋内朗朗笑声,岸柳依依,荷花映红了池塘。
“万里乡为梦,三边月作愁”,是深深的乡愁之月;“弯弯月出挂城头,城头月出照凉州”,是夜宴后的虚空之月,“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是意兴遄飞的豪迈之月。
天涯远么?天涯就在远离亲人的地方,明月几何?明月就是思念亲人的心情。诗人们的西域是充满了离愁别绪的地方。然而唐人的离别却非“寒蝉凄切,对长亭晚”的凄婉,那也是豪爽的。老朋友虽然“十年祗一命,万里如飘蓬”,容颜在胡地的尘沙里变老,鬓边星星,衣裘都在凛冽的边风里变脆了,但朋友们分别时还是互相期许“时来整六翮,一举凌苍穹”。755年,担任北庭节度使封常清的下属的岑参在轮台(今新疆米泉县境)写下了著名的送别诗《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其中写雪景的一联千古流传: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你看他写胡天八月的飞雪,仍然联想到了春风吹过了大地。大概只有唐代人的胸襟、气势才能写出这样瑰丽美妙的句子。所以“上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不是乍别时就悲凉,那是怅惘过后、雪地里冒出来的丝丝缕缕的悲。

明月沉落后的西域则完全是别样的风情。
唐代中原以北、以西活跃着三大民族:北方草原和西域沙漠绿洲的突厥、回鹘,青藏高原的吐蕃。公元6-8世纪,突厥人控制着漠北和中亚草原,处于中原、印度、波斯、罗马四大文明国之间。草原民族与定居民族接触最多的是茶马交易,东西方民族更是从丝绸贸易中传播着相互的文明。西域天山南北极其腹地的沙漠绿洲、高山草原正是西突厥活动的中心地带,他们一方面控制军事交通要冲,一方面鼓励茶马、丝绸贸易,形成了一条从漠北高原到天山以北的北庭地区、再进入天山腹地大、小尤勒都斯盆地、到伊犁、中亚楚河流域和两河流域的丝绸大道。从戈壁瀚海到绿洲,途径无数城邦、商品集散地、来往于丝绸之路的有士兵与屯兵、商队与僧侣、朝圣者与游客、学者与技艺家、奴婢和使节、得胜之师和败军之将。
这是一条世界范围内的贸易通道,最重要的商品便是比黄金还要贵重的丝绸。
公元前53年,古罗马“三巨头”之一的执政官、叙利亚总督克拉苏鲁莽地率领七个军团杀向了东方。在和粗犷的安息人的战斗中,罗马人对敌人的密密的箭雨无能为力,希望近距离肉搏。罗马人负隅顽抗,坚持了许久。但在一天正午时,安息人突然展开了他们鲜艳夺目、令人眼花缭乱的军旗。疲惫不堪的罗马军团哪里受得了惊吓,于是丢失了赫赫有名的勇猛善战的美名和所向披靡的传统。这是罗马人发动的失败得最惨烈的一次战争。克拉苏的儿子为了不被安息人俘虏,自尽在沙场上,克拉苏本人的首级被呈给了安息国王。
至于那些在这次毁灭性的战役中使罗马军团眼花缭乱的、颜色斑斓的军旗,据历史学家说,就是罗马人前所未见的第一批丝绸织物。数年之后,丝绸在罗马成为最时髦的服装。以至于公元14年,古罗马元老院只好诏令禁止男性臣民穿戴丝绸服装,因为丝绸“毁坏了他们的名誉”。女人们使用丝绸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对于罗马人来说,这种来自世界之端的异国织品是令人惊奇的高级奢侈品。
丝绸之路和部族之间的商品交换(岑参《赵将军歌》:九月天山风似刀,城南猎马缩寒毛。将军纵搏场场胜,赌得单于貂鼠袍。),使沙漠中的绿洲一片繁荣景象。是时,旅人们用酒泉出产的夜光杯盛着凉州的葡萄美酒(萄葡酒是在640年左右,唐朝征服高昌后传入中原的),肆意狂饮:葡萄酒熟恣行乐,红艳青旗驻粉楼(元稹《西凉伎》),哪里是苦寒之地!
当唐朝的皇帝们不再孜孜以求长生不老丹药的时候,他们开始纵情于世俗的欢乐。西域的撒马尔罕人和于阗人源源不断地把舞女和歌伎送入唐室宫廷。“美人舞如莲花旋,世人有眼应未见。高堂满地红氍毹,试舞一曲天下无。此曲胡人传入汉,诸客见之惊且叹”(岑参《田使君美人舞如莲花北铤歌》),位于如今新疆库车城郊的延城遗址,只剩下三面城垣。在如今的克孜尔千佛洞里,仍然能够看到龟兹国乐队的演出情形。
那些蹁跹的歌舞拂去了战争的烟云。远在千里之外的将士却一日也不曾忘却长安。王之涣的《凉州词》“黄河(黄沙)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可以说是唐代最流行的歌曲。有“旗亭赌酒”掌故为证。开元年间,某日,著名诗人王昌龄、高适和王之涣不约而同来到一家卖酒的旗亭内,三人邂逅相逢,十分高兴,欲买酒一醉。恰好有歌伎在场,王昌龄提议三人赌一赌,歌伎唱的谁的诗多,谁就是老大。结果最漂亮的姑娘唱得正是这首《凉州词》。

想着走,走着瞧,装备了一肚子的唐诗,那城是王之涣的孤城,那月是秦时的明月,关是汉时的关隘,那古战场场是王翰醉卧的沙场,那雪是岑参送别故人的梨花般的雪。不妨想象着身佩吴钩(一种宝刀),走马边塞,平沙漠漠,塞角吹寒。系马高楼,红袖当轳,纵情快意,笑傲江湖。唐诗里的西域,最接近近世武侠小说中的江湖,在真实和虚构之间游走,有趣而奇妙。
那苍凉,那气概,是我们的——想象的快乐。(2004年)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