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满西楼的博客

我的缺点:良心还没有坏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来自东海的苍茫,秉承着海的不屈的汹涌澎湃、山的倔强的高昂。我幻想着自己心中的春天,努力地编织着我的生活,虽然有磨难,有恶梦,我仍要坚定不移地追求。坚信,总有一天:在蔚蓝的波涛上,白色的帆,迎着风,骄傲地舒展。

网易考拉推荐

赵匡胤,一个爱情宿命论者  

2009-10-18 01:51:56|  分类: 名人逸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部分人面对爱情的时候,容易成为一个宿命论者。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排除近乎一半同性别的人,年龄差距和洲际国别差距,可能有几千万甚至上亿人有成为我们爱人的可能。此时我们难免会以蚂蚁的眼光仰视我们的爱情上帝。尽管大部分人不得不和无法彼此深刻理解的人共度人生,却不能放弃找到自己灵魂伴侣的深层梦想。在这个梦想里,我们领悟和被领悟,彼此深信不疑,有如人类历史上最幸福的人。

十月黄金周的一天,附近公园锣鼓喧天,节日的狂欢让人迷失在短暂的停顿状态。我刚刚搬家,正在把上千册的书按照基本的分类放到我的书架上。一本书宿命般地从我手里一垒古代小说中滑到了地板。我俯身拾起它,发现它掉在地面上的时候,打开的那页正好翻到一个故事《赵太祖千里送京娘》。这个故事我以前就读过,并且还听过据此改编的昆曲《南唐遗事》和折子戏《千里送京娘》。但此刻我还是被这种偶然所吸引,坐在地板上再次开始一次奇妙的阅读旅程。

未发迹的赵匡胤无意中救了一个被强盗劫掠的女子,千里徒步相从,把她从太原送到了家乡蒲州。按照小说里的说法,他们从太原经介休、灵石、曲沃,终于抵达蒲州(永济)。按照现在从太原到永济的火车距离,是468公里。京娘骑着千里名驹赤麒麟,赵匡胤步行,晓行夜宿,餐风饮露,穿越西部蓊郁的浓墨山水。在汾河之阴的介山,他们险境横生,先后遭遇两伙强盗。这一路行来,京娘眼见赵公子任侠勇敢,威风凛凛,少女的一颗心就系在他身上。

清油观相救的场面令人想到童话故事里的被恶龙看守的公主,等候一位英俊的王子前来拯救她。可惜这位王子自许甚高、胸怀大志,一路上爱慕渐深的的京娘,放下一个深闺少女的羞涩,希望用自己温暖的肉体融化坚硬的义气。想象一下,那暮色旷野中,两个人行走在起伏的河谷平原,脉脉斜晖笼罩下似乎是两个金色的光圈。这旅程,令人想起历史上伟大的回家故事。奥德休斯受诸神戏弄,攻陷特洛伊后十年漂泊始得归家,而在这十年之中,他那忠贞的妻子,为了拒绝形形色色心怀鬼胎的求婚者,使尽了手段。

京娘使出了一个少女所能想出的全部手段,报恩的念头渐渐让位于仰慕和爱恋。她不知,每向家乡迈进一步,她离死亡就更近一步。她无法预测死亡在旅程的终结处等候着她。

这个故事蕴藏的丰富涵义,每每令我神游。如同众多爱情宿命论者,京娘一定以为他们的相遇是写在上天徐徐展开的命运卷轴之上,然后情不自禁对未来做出种种期许。然而作为一个宿命论者,常常要接受偶然性的无情袭击。也许京娘只是碰上了一个不恋私情的家伙,尽管这位大哥有时会让人想入非非,比如抬一桌酒席,说:“愚兄一路不曾做得个主人,今日借花献佛,与贤妹压惊把盏。”;尽管后世人会对此做出合理性的想象,让这位赵大郎在黄袍加身贵为天子之后感慨“为江山销铄了柔情”,怀念起那个温柔娇美的小京娘。

据说赵匡胤把对京娘的怀恋转托到另外一个女人身上。为此,他不惜和自己的兄弟起了冲突。这并非没有可能。一个步入暮年的男人,似乎坐拥了天下,然而仍然有一些东西无法再次得到。那些夕阳笼罩着娇美的京娘的薄暮,那些倚着他跨上骏马身体接触的瞬间,那些面对如画山水一起叹赏的地方,在漫漫长夜或是晓雨霖霖的晨曦,无数次闯入赵匡胤的脑中。京娘就是那些永不再来的逝水年华。

赵匡胤躺在皇宫舒适的龙床上,一定也想起了他和京娘一起饮酒的那个晚上。京娘的两个脸颊上就像桃花一般,她一口一个“恩人”,他宁愿他们相逢在汴京元宵的六街繁丽灯火之中,那时他不是她的恩人,她也不是他的义妹。但是他们却最终宿命般相逢在清油观中,他做了一个英雄应该做的事,他不要被天下豪杰们耻笑,何况这是宿命,是他的宿命,也是京娘的宿命。

一个爱情宿命论者的典型特征便是认定两人相遇的片刻早已存在于某个时空,只不过是在此刻落实于某省某地。年轻时的赵匡胤认定那个女子和他并无缘分,他们的相遇虽然有宿命乐章的华彩,最终却只能成为时间河流中被水冲走的一粒石子,最终被遗忘在时间河床的淤泥之中。

晚年的赵匡胤成为一个无神论者,他坚信他的权力可以帮他夺回被宿命左右的爱情。于是他召南唐废主李煜的小周后进宫,那个女人长得很像京娘,尤其是她左靥的微涡,盛载了过去几十年的时光。他的错误在于,混淆了爱上特定的一个人和爱上一个人之间的微妙区别:他以为他只是需要爱一个长得像京娘的人,而不是年轻时候他千里相随跋山涉水的赵京娘。(2007.10)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