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满西楼的博客

我的缺点:良心还没有坏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来自东海的苍茫,秉承着海的不屈的汹涌澎湃、山的倔强的高昂。我幻想着自己心中的春天,努力地编织着我的生活,虽然有磨难,有恶梦,我仍要坚定不移地追求。坚信,总有一天:在蔚蓝的波涛上,白色的帆,迎着风,骄傲地舒展。

网易考拉推荐

“徐青藤门下走狗”  

2009-10-28 11:33:40|  分类: 千古佳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国涛

  近来读《徐渭传》(王家诚著,百花版,2008),有些随想。徐渭(1521年—1593年)是明代嘉靖、万历年间的大画家,有许多名号,其中以“青藤道人”最著。那个年代,正是奸臣严嵩当道的时候,名臣张居正也在此时,朝里几派互斗,不可开交。他是绍兴人,幼年在家中植一棵青藤,后来就以此为书屋之名,也为自己的别号。清代画家郑板桥曾刻一章,文曰“徐青藤门下走狗郑燮”。郑板桥(燮)是扬州八怪之一,也是白眼多青眼少、傲视天下的人物,但他如此崇敬青藤,自非偶然。而且板桥画兰竹,青藤却极少画兰竹。板桥曰:“盖师其意,不在迹象间也。”那么,“意”又何在?他说是“倔强不驯之气”。说到这里,也就明白了。齐白石又说,“恨不得生前三百年,或求为诸君磨墨理纸……亦快事也。”他说的诸君,除青藤外还包括另外二家,但三人中,青藤居首。齐白石还有诗,也是说“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这也是说,甘为门下走狗。这也是极端佩服极端崇敬的意思。有趣的是,当代学者冯其庸有诗评说云:“传到齐璜道已疏”,这就是说,齐白石并没有得到徐渭的真传。可见徐渭是难以企及的艺术家。但徐渭的一生太凄凉,甚至是太凄惨。没有功名,潦倒贫穷,这还不说。他还有一种精神疾病,发起病来,曾六次自杀,而且自杀时带着一种自虐性。他用斧砍头颅;用钉刺耳,刺入三寸,血流不止;击碎自己的睾丸……但后来都没有死去。可是病也没有全好,过些年又发作。有时有幻觉,并因此杀死续妻,因而入狱。或者有莫名其妙的行动。全靠亲朋好友爱其才,敬其人,才能活下去。有些年也活得不错,可以入高官(旧友)之幕,草檄赋诗,得馈赠,有酒蟹,可游乐。但是毕竟又要回绍兴老家,过凄风苦雨的日子。他活到73岁。他著有《畸谱》,约略记其一生。在73岁这一年里,只记“七十三岁,居王。”这就是说,那一年,他在姓王的人家里居住。自己没有房屋了,只能寄居。如此而终,真令人伤心。这些传记里的事,先都不说。

  徐渭的书法和诗文都好,但最主要的成就大约还在于画。除了前引郑板桥、齐白石二人对他甘作“门下走狗”的话以外,评说尚多。比如翁方纲就有题青藤画的诗句云:“纸才一尺树百尺,何处著此青林庐。恐是磊落千丈气,夜半被酒歌唏嘘。”我觉得这真是能道出青藤精神。但青藤自己却说过:“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我觉得这话无法理解。当然,前面说过,他这几项都好,但无论如何,第一还是画。很少有人专论他的书法。不错,翁方纲就说过青藤的画表现出“世间无物不草书”,也就指他的画是从草书笔意来的。但没有画,他的草书成就也许就会不为人注意。青藤这样故意把最有成就的一门放在最后,也许是他的癫狂使然,也许就是他以及某些多才多艺之士的故作玄虚。再者,也有可能是在专注于自己的某种艺术时的特有精神状态。

  这样的事,后人也还有。我想得起的最有名的事,大约是钱钟书《林纾的翻译》文中说及林纾。林纾不喜人称他为翻译家。他根本就不喜欢“翻译”一词,因为他崇尚桐城派古文,而翻译之文就保持不住“古文”的本色。他译过那么多的作品,当然深知。所以康有为写诗赞林纾和严复,开句云“并世译才数严林”,一句诗得罪了两个人。林不高兴。当然严复也不高兴。林不高兴是因为把他排在严后面,“严林”;严不高兴,是因为不愿意与一位不通外文的人并列为“译才”。最根本的是,他们都不看重“译”,而他们的大成就恰恰都在“译”上。林译小说,钱钟书小时读过,到晚年仍有兴趣再读一遍。严译《天演论》,影响一个时代。没有这些译作,现在谁还记得他们?林纾本来也看重自己的诗,曾说明其功力深,来头大,学荆公,学苏轼,学韩愈,等等。但同时又说他的古文好,正宗。诗文一比,又说:“六百年中,震川(明,归有光——本文作者注)外无一人敢当我者。持吾诗相较,特狗吠驴鸣。”这是自己骂自己,以抬高另外一门的成就。这成了笑话。钱钟书嘲曰:那么说来,王安石等大家就教你作“狗吠”了吗?类似的事,周作人也有,也是关于译事者。他晚年译了希腊古哲人的《路吉阿诺斯对话集》。周氏一生所译作品多矣。只是译希腊的作品之多就很值称道,可成一家。周氏到1965年3月15日译完此书,说“秉烛之明亦可庆幸矣”,很高兴。到1965年4月26日,他写定遗嘱,其中说:“余一生文字无足称道,唯所译希腊对话是五十年来的心愿,识者当自知之。”那意思好像是说,这部译作的重要胜过他的其他作品。我倒是又想,“识者”要知道,那只是这位作者完成最后一部大译作之后,一时的感触。请想,周作人,如果没有五四以来一系列的杂文,还会有人研究他吗?他的译文好,但更有价值的当然仍在散文和评论,从五四直到他生命的终点,只能这样评价吧。有时候,作家的自我评价,也未必公正。因此,要“识者”来解说。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