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满西楼的博客

我的缺点:良心还没有坏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来自东海的苍茫,秉承着海的不屈的汹涌澎湃、山的倔强的高昂。我幻想着自己心中的春天,努力地编织着我的生活,虽然有磨难,有恶梦,我仍要坚定不移地追求。坚信,总有一天:在蔚蓝的波涛上,白色的帆,迎着风,骄傲地舒展。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谁似你就是医奴的药----李瓶儿登场  

2009-10-09 09:15:59|  分类: 学习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9.21. 

侯文咏

【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连载23】

前情提要:西门庆和邻家好友花子虚的老婆李瓶儿偷情。李瓶儿趁着花子虚官司缠身、被抓到官府时掏空家产,把财产寄放西门庆家,气得花子虚病死了。等挨到丧事结束,李瓶儿正要嫁入西门庆家时,西门庆却因为姻亲的政治事件耽搁下来。等西门庆好不容易用钱摆平了事件,竟发现李瓶儿已经嫁给蒋太医了...

恨未消的西门庆叫唆两个流氓鲁华、张胜,伪造借据三十两一张,上门诬赖蒋竹山欠钱不还。不但砸店、打人,还闹到官府。提刑院的夏提刑是西门庆的好友兼酒友。因此蒋竹山的事不闹到官府还好,一闹到官府里应外合的结果,夏提刑当场喝人痛责蒋竹山三十大板,不但打得皮开肉绽,还差人押着他回到家,要求李瓶儿拿出三十两银两归还,才肯放人。

李瓶儿当初和西门庆在一起时,曾称赞他的性能力说:『谁似冤家这般可奴之意,就是医奴的药一般。』蒋竹山是个医生,李瓶儿嫁给他时大概也想把他当成『医奴的药』来吃,没想到婚后不到两个月就大失所望,不但大骂蒋竹山:『把你当块肉儿,原来是个中看不中吃镴枪头,死王八!』半夜三更还把他赶到前边铺子里去睡,不许他进房,并且每日碎碎念地算账,查算本钱。

(最后这点有点严重。我们说过,钱的走向决定了李瓶儿心的方向。)

这个被嫌弃的男人现在被官府押来,哭哭啼啼地要李瓶儿出这三十两,这么公开丢脸,简直是没出息到家了,李瓶儿大骂:『没羞的王八,你递什么银子在我手里,问我要银子?我早知你这忘八是个债桩,就是瞎了眼也不嫁你这中看不中吃的忘八。』(真可怕,钱钱钱,王八王八王八……)

尽管有这么多的嫌恶,可是我觉得对蒋竹山最致命的一击是:李瓶儿多少猜到这件事是西门庆搞的鬼了。两个流氓来砸店打人时李瓶儿也在,以蒋竹山这个老实人,他口口声声说没欠钱应该不会骗人才对。流氓找麻烦或许还单纯,但连官府也和流氓合成一气,这就可疑了。以从前西门庆能从官府里把花子虚弄出来的本事,李瓶儿绝对有理由相信绝对是西门庆从中搞鬼。更重要的是,如果西门庆真有这力气,他应该已经没事了才对。

于是李瓶儿缴了三十两银两后,决心赶走蒋竹山。我们看到这时李瓶儿的意志是坚定无比的。她不但赶走蒋竹山,临出门时,叫冯妈妈舀了一盆水泼在地上,表示覆水难收。李瓶儿还说:『喜得冤家离眼睛!』

果然一打听的结果,西门庆已经没事了。李瓶儿可懊悔了。忙了半天,原来她根本就是吃错了药。

李瓶儿巴结玳安,请他吃酒,还给他好处,让他回来告诉西门庆:

从那日提刑所出来,就把蒋太医打发去了。二娘甚是懊悔,一心还要嫁爹,比旧瘦了好些儿,央及小的好歹请爹过去,讨爹示下。爹若吐了口儿,还教小的回他一声。』

西门庆心里在乎李瓶儿,可是人还在气头上。他说:

『贼贱淫妇,既嫁汉子去罢了,又来缠我怎的?既是如此,我也不得闲去。你对他说,甚么下茶下礼,拣个好日子,抬了那淫妇来罢。』

西门庆这么气李瓶儿,为什么还要娶她?一个人如果真心爱另一个人,当然不可能会是这样的婚礼。唯一的线索是我们注意到几天前西门庆即使生着李瓶儿的闷气,在潘金莲房中却仍然还怀念地说:『我对你说了罢,当初你瓶姨和我常如此干,叫他家迎春在旁执壶斟酒,到好耍子。』可见色欲恐怕就是西门庆愿意让人『抬了那淫妇来』,最重要的理由了吧。

李瓶儿一心一意想嫁西门庆,根本不在乎婚礼的规格。于是『一顶大轿,一匹段子红,四对灯笼,派定玳安、平安、画童、棋儿四个跟轿,约后晌时分,方娶妇人过门。』

这个派头寒酸的程度,和当初潘金莲算是有得拚了。但这是西门庆有意要惩罚她,李瓶儿也只好忍耐。麻烦的是,轿子到了大门口,半天也没有人去迎接。最后是孟玉楼看不下去了,跑去找吴月娘,对她说: 

『姐姐,你是家主,如今他已是在门首,你不去迎接迎接儿,惹的他爹不怪?他爹在卷棚内坐着,轿子在门首这一日了,没个人出去,怎么好进来的?』

别忘了,吴月娘正为着李瓶儿的事和西门庆冷战,现在要她去迎接李瓶儿,心里当然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小说里写她的反应传神极了:

这吴月娘欲待出去接他,心中恼,又不下气;欲待不出去,又怕西门庆性子不是好的。沉吟了半晌,于是轻移莲步,款蹙湘裙,出来迎接。

这里写吴月娘沈吟了半晌,写出来的担心固然是西门庆,但没写出来的顾虑却是李瓶儿寄放在她床底的财物。那么多财物都收了,总不能一直把人家晾在门口吧?再说,被冷落在门口的新娘被外人看见了,对她这个大老婆毕竟也不是什么体面的事。于是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出来迎接。

总之,李瓶儿就这样进了门。但接下来更精采的是西门庆的动作。

《金瓶梅》在这里把西门庆的个性与心态转折写得淋漓尽致。他先是喜事照办,宴会照请,就是不进李瓶儿房里去。潘金莲问起,西门庆还说:

『妳不知淫妇有些眼里火,等我奈何她两日,慢慢的进去了。』

这让我们想起西门庆也曾经用过同样的手法降伏过潘金莲,但李瓶儿显然更加独立无援。连着三天新郎不进新娘房,她受不了了。在打发两个丫鬟睡着,又饱哭了一场之后,李瓶儿走到床上,用脚带吊颈悬梁自尽。这里有段描述相当精采,我们且看:

两个丫鬟睡了一觉醒来,见灯光昏暗,起来剔灯,猛见床上妇人吊着,吓慌了手脚。忙走出隔壁叫春梅说:『俺娘上吊哩!』

慌的金莲起来这边看视,见妇人穿一身大红衣裳,直掇掇吊在床上。连忙和春梅把脚带割断,解救下来。过了半日,吐了一口清涎,方才苏醒。即叫春梅:『后边快请你爹来。』

穿着大红衣裳,直掇掇吊在床上的意象固然非常惊人。但是我们在这里也看到李瓶儿显然是真心真意求死的。和潘金莲当初被冷落、羞辱时的反应做个比较的话,我们会发现二个被归纳为『淫妇』型的女人,其实有很大的不同。尽管她们的媚力不分轩轾,但在不同的环境下,所能发挥的战力却完全不同。在安逸优渥时,李瓶儿善于计算应对、送礼巴结,这时潘金莲不如李瓶儿。但在艰困穷绝时,李瓶儿一派慌乱、焦虑,完全不似潘金莲机灵权宜、苦撑待变的坚韧,这时李瓶儿就不如潘金莲了。

(将来我们会发现,在潘金莲与李瓶儿的对决中,环境因素对性格所造成的影响,决定了她们的战力,以及胜负输赢。)...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