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满西楼的博客

我的缺点:良心还没有坏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来自东海的苍茫,秉承着海的不屈的汹涌澎湃、山的倔强的高昂。我幻想着自己心中的春天,努力地编织着我的生活,虽然有磨难,有恶梦,我仍要坚定不移地追求。坚信,总有一天:在蔚蓝的波涛上,白色的帆,迎着风,骄傲地舒展。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金瓶梅导读----宋蕙蓮  

2009-10-09 09:23:32|  分类: 学习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9.21. 侯文咏 的 【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连载28】

(金瓶梅导读28)误入野兽丛林的白兔—宋蕙蓮 - 侯文咏 - 侯文詠的博客 

前情提要:经过一连串的折腾之后,西门庆终于娶回了孟玉楼(3妾)、潘金莲(5妾)、李瓶儿(6妾),加上吴月娘(大老婆)、李娇儿(2妾)、孙雪娥(4妾),形成了一夫六妻的局面。妻妾们之间表面看似和谐,但私底下却为了争宠彼此较量、合纵,暗潮汹涌。这已经够复杂了,但西门庆又看上了僕人来旺的媳妇宋蕙莲...

(金瓶梅导读28)误入野兽丛林的白兔—宋蕙蓮 - 侯文咏 - 侯文詠的博客

《金瓶梅》里最惊心动魄的故事之一。

宋蕙莲在《金瓶梅》中,一出场就和潘金莲有所牵扯:

由于潘金莲已经存在了,因此,宋金莲必须被迫改名为『宋蕙莲』。这个看起来普通的改名动作,隐藏了一个很重要的隐喻,我们在这个章节最后会再谈这件事。撇开名字不谈,宋蕙莲这个角色,其实也充满了潘金莲的影子。且先看看她的出身.

所谓的『坏了事出来』,说穿了,就是和老爷发生了关系,被大老婆赶出来。宋蕙莲后来嫁给予厨役蒋聪,这个厨役又和人起争纷,被杀死了。这个出身感觉上很眼熟。如果要和潘金莲做个对照的话,我们会发现几乎是相似的。

换句话说,来了一个无论是长相、性情、甚至连名字都和潘金莲酷似的女人。如果她也和西门庆发生了关系,掉进这样一个看似热闹、详和的野兽丛林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这是这个部分最令人着迷的吸引力。

用音乐的概念来想象的话,宋蕙莲的故事活生生就是潘金莲的变奏曲。贯穿在《金瓶梅》第二十二回到第二十六回,这短短的五个章回中,两个女人之间有趣的对照与拉锯,甚至故事结局带来的惊异与喟叹,其说是文学,恐怕更近乎一种音乐性的震撼吧。

宋蕙莲嫁给西门庆家的伙计,进到西门庆家没多久,就开始学潘金莲,也『把[髟狄]髻垫的高高的,头发梳的虚笼笼的,水[髟丐]描的长长的。』这番卖弄果然引起了西门庆的注意。西门庆找了个事由把宋蕙莲的老公来旺支开,让他去杭州出差半年,替蔡太师制造庆贺生辰锦绣蟒衣,好『安心早晚要调戏他这老婆』。《金瓶梅》的故事读到这里,西门庆这副德行对读者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倒是其中的一段小插曲值得一提:

从当代的美学观点,红绸袄搭配紫绢裙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这样的搭配,掉到明朝恐怕就一点也不出色。当时的主流美学观点,我们从『第十五回佳人笑赏翫灯楼』时,吴月娘,带着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来到李瓶儿位于狮子街的住宅过元宵时的盛装打扮就可看出端倪:

从这次出游的盛装打扮,我们可以发现,明朝贵妇人的时尚的趋势,是偏向颜色鲜艳、彩度夸张、并且色系强烈对比的。这样的时尚,跟『尺度』的限制有很大的关系。根据《明史.舆服志》的规定,民间妇人是不能穿大红色衣裳的。她们的礼服只能『紫,不用金绣;袍衫止紫、绿、桃红及诸浅淡颜色,不许用大红、鸦青、黄色。』不但色彩有约束,连式样也同样受到强烈的阶级限制。吴月娘身上的『通袖袄』(衣身的花样和袖子的花纹一致)本来是明代官太太在礼仪的场合才穿的衣服。以吴月娘目前商人太太的身分,这样的穿著打扮显然是一种『刻意的逾越』与『尺度的突破』。

我们不难明白,正是这样的限制,造就出了当时强烈的色彩美学观念。勇于向『禁忌』与『尺度』挑战,向来是时尚内在的原始逻辑。这样的逻辑到了当代,当身分、阶级不再是穿着的限制时,『裸露』程度又成了时尚挑衅的新对象。可见没有禁忌与限制,就没有时尚和流行。这件事,四百年来的女人其实是没有太大差别的。

除了吴月娘之外,其他妻妾身上那些金比甲(下摆长及膝下,类似现在的长背心),以及艳丽的色彩,无一不是在当时容许的尺度边缘游走。有趣的是,尽管逾越,就突破的尺度而言,西门庆的妻妾之间,还是很谨慎地遵守着一种彼此心知肚明的阶级落差。因此只有大老婆吴月娘穿着最『夯』的大红妆花通袖袄儿、绿缎裙,与貂鼠皮袄。其她小妾则只能穿上较不彰显的白绫袄、蓝缎裙与金比甲。

进一步来看,如果一定要在小妾之间做个比较的话,又以潘金莲的『大红遍地金比甲,头上珠翠堆盈,凤钗半卸』最为夸张。这当然是潘金莲的生存心态与对自我的认知。因此,这些在古典小说中很容易被我们一眼晃过去的服装穿着,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却往往表达出了许多千言万语都道不尽的情势。

有了这些认知,再回来阅读西门庆对宋蕙莲紫裙子的挑剔,还让玉箫送了蓝缎子给她做裙子,我们立刻有了完全不同的理解。照说,以西门庆家奴老婆的身分,这样的穿著搭配没有什么不妥。不过在西门庆嫌宋蕙莲的裙子丑时,玉箫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

这紫裙子,还是问我借的。

玉箫是吴月娘房里的大丫头。在丫圜奴仆这个阶级里,她的地位应该排行上前几名的了。她出手借给宋蕙莲的裙子,应该算得上『高级』了。没想到西门庆还要送她蓝缎子做裙子。眼尖的人应该注意到了,蓝缎裙是李娇儿、孟玉楼、潘金莲去李瓶儿狮子街的住宅欢渡元宵时的标准打扮。换句话,这一匹蓝缎裙看在玉箫眼里,是『妻妾』级的女人才穿得上的衣服。因此,玉箫这句『这紫裙子,还是问我借的。』其实是带着几分羡慕、忌妒的。在那之后玉箫没说出来的话,应该是:

『宋蕙莲也未免升迁得太快了吧!』

换句话说,在西门庆的心里,他用『妾』(或者说和她发生关系)的美学标准来审视宋蕙莲的打扮,目前的造型当然不合格。更进一步来说,这也给了西门庆一个理由(实在很勉强的理由),送宋蕙莲礼物。在他的直觉里,要把宋蕙莲这样的女人弄上床,蓝缎布的威力当然是更胜过玫瑰花的。毕竟玫瑰花只是玫瑰花,但蓝缎布却象征了品味、美感、阶级、甚至是身分、权力,它当然比『玫瑰花』的吸引力大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