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满西楼的博客

我的缺点:良心还没有坏透!!!

 
 
 

日志

 
 
关于我

我是来自东海的苍茫,秉承着海的不屈的汹涌澎湃、山的倔强的高昂。我幻想着自己心中的春天,努力地编织着我的生活,虽然有磨难,有恶梦,我仍要坚定不移地追求。坚信,总有一天:在蔚蓝的波涛上,白色的帆,迎着风,骄傲地舒展。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看左小祖咒之交大快闪(黎荔)  

2016-04-25 07:2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左小祖咒之交大快闪

 

左小祖咒算是我六七年来百听不厌的歌手之一,这个调皮的、毫不正经的杂碎艺术家,音乐风格怪诞离奇,作品极具戏谑之能事,那把噪音既独特又颓废。但这位身份复杂的跨界艺术家,霸气到根本没朋友。今天下午,原定三点开始的学而讲坛特别策划之左小诅咒来了,我们200多名听众在西二楼西301大教室苦苦等候,不靠谱的左叔三点半才到。我在门口接到疾步走来的他,打眼一看,果然如传说中所说,左小祖咒戴着藏族宽沿皮帽和江浙儿童保平安用的银项圈。我们已经靠一个插科打诨的主持人暖了半天场了,于是直接就请出左叔闪亮登场。他稍有些迟疑地,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开了。感觉他是提前不做什么准备,完全靠现场发挥的,擅长脱口秀,这是他的风格。他云山雾罩神侃的风格是这个样子的——

我能很快摆脱学校教育并超越学校教育。

大家不要笑,我讲的又不是笑话。

其实,我的人生一点不值得借鉴,但值得学习。

当代艺术家一直是左小祖咒在摇滚师、诗人、小说家和电影配乐人之外的另一个重要身份,他曾是前卫艺术家群落北京东村的第一批人物和缔造者,1995年,包括左小祖咒在内的10东村艺术家,共同创造了具有行为艺术特点的著名摄影作品《为无名山增高一米》,极具后现代意味。不熟悉他的人觉得他的作品荒诞晦涩,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其内在暗流汹涌。记得当年有一次,左小祖咒与一个朋友喝醉了酒,去杂货摊买烟抽,被杂货摊主人当做流氓一棍打在头上。被棍击中的地方从此不长头发,于是后来他戴起了帽子。果然作为彩蛋,当着满满一教室的学生,左小祖咒把帽子摘了,低下头,用手摸索寻找那个位置,现在那头黑发非常茂密,还蛮柔顺,已经没有任何异常了。讲着讲着,渐渐地,左叔开始有点无聊没劲的表情浮现,好像想努力调整一下情绪,他向大家说:

你们为什么来和我见面交流呢?哦,这里有一个学建筑的,还有一个想来学习写诗的,其余的你们全是学摄影的,对不对?

全在低头玩手机,还啪啪啪拍个不停。

好了,太热了,就到这吧,来来来,大家一起拍张照吧!

左叔探询的眼光扫描全场,交大学生如一向那样,沉静地等待着讲座人开始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然而,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太正常,他直接从讲台上下来,一抬腿敏捷地跨过课桌,坐到居于第一排中央的我身边,招呼学生们争先恐后地涌过来纷纷入框,大家嘻嘻哈哈表情丰富地做剪刀手合影。咔嚓一声合影完毕,他就自顾自地往教室外面飞快地走出去了。等等,发生什么事情了?左小祖咒和交大同学互动不起来,他逼格也是那么严肃得要当教授,高冷得只和调性一致的人愉快地玩耍,所以,他连谈谈忧伤的老板、不正经的一剪梅,或是教唱歌怎么可以做到既走心又走调?都不愿违心奉陪,就草草地结束谈话,该做啥就做啥,不需要掌声,任性地直接闪人了。现场观众,在左叔都瞬间快闪了之后,依然一脸大写的懵,交头接耳不知道怎么回事。左小太恐怖了!当讲台空荡荡了以后,学而讲坛的微信群中才开始一片哀嚎,才发现原来左叔说话与唱歌一样,都在跑调,都在不着调。

也许在交大与左小祖咒相约……本身就有点荒唐,因为他一向恨死文雅高贵,认为那意味着退却。这是一个用幽默、犀利、平常、调侃、混乱……去解读自己,另类的艺术痞子。 正如他在《最荒唐》中所唱,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爱得要死/你却在玩手机……明明我都已知道了真相,你也知道我知道了真相,你还在那里撒谎。他是荒唐当代的那个说真话的小孩,走音地唱老板你没有穿衣服。因为觉得交大学生过于沉闷没嗨起来,所以学而讲坛登台十五分钟就闪了。他以散发着一股机油味的过于呆板的西安交大为素材,做了一个左叔之交大快闪的行为艺术,不动声息的惊心动魄,极具张力!

他来得太慢,逃走得太快,把本大小姐也给气坏了。好吧!你是中国摇滚现存的最狠的角色!同学不哭,我追在飞快走掉的左叔后面,淑女裙高跟鞋一路狂奔,在最后一秒将三个交大通讯社学生记者,一把推上了左叔的面包车,十分钟后三个孩子不辱使命归来,带回来了图片视频,采记实录,这些能够给还在一脸大写的懵的听众们,一点点安慰吧!我得把一切都给掰回来!虽然大家最后一致认定,没办法左叔就是这种尿性。那种牛哄哄的劲儿,不迎合,不讨好,也不畏权势,也许在生活上中庸、妥协,是没有办法在创作上先锋的。只有勇往直前的激烈,使我到来、我看见、我说出成为可能,才能拒绝千人一面,血管里流淌的永远是个性的血。纵观人类艺术的发展方向,就是个性不断解放的过程,总的来说,我认为有这种个性是件好事,它带着能量,带着激情,带着勃发的生命力。然而,彰显这种生命力本身也是一件有风险的事,它们过于高亢,过于强硬,也过于庞大,横冲直撞。

说实在的,我其实知道左叔在做什么。左小祖咒有着对创作核心的态度,对于世界有自己的认识,对人生有自己的判断。唱歌跑调,他是故意的,演讲快闪,他也是故意的。大众就是一团狗屎,有时候你不施虐绝不行的,这是左叔你说过的话吗?可你不也说过,我非常明白别人的需要,我具有服务意识,我要让你们满意。也许左小祖咒深知自己活在一个荒诞无比的时代。他认真写的歌,人们不爱听,他瞎写的歌,人们欢天喜地。也许怪人奇葩,从来就不按常理出牌。可是,左叔,你也太小看我们身经百战、平视诸侯的学而讲坛听众了,在这个倡导自由精神、独立判断的思想集散地和交流平台上,多年来听众与讲座人机锋应对、观点争鸣、直接踢馆或喧宾夺主的场面时有发生,你觉得大家应该要找和自己气质相同的人去玩耍,因为这样才能符合你艺术创作的调性,不然双方都会觉得莫名其妙,难道现场乌秧秧这200多人,就没有人能和你调性一致、与你对话与论辩?你需要的不过是对年轻人多一点信任,给历史上以理工科著称的西安交大,多一点点回旋的余地与机会。可你只给了短短的十五分钟。

我也希望此次左小祖咒之交大快闪事件,对于我们的学生们是一个活生生的提醒。教育的出发点和归宿,是促进学生精神的健康成长,个性的健全发展,而不是把学生培养成他人思想的奴隶,成为按他人的意志去说话、写作的工具。遗憾的是,我们的教育似乎在往相反的方向走。如果一个人惯于听套话,说套话,他付出的代价就是一次又一次地放弃自我思辩、自我表达,他先是简化自己的言论,尔后导致思维的退化,最后是个性化的表达能力丧失殆尽。现在,很多学生的进取心,往往是一种不具反思能力的进取心,对主流价值观不假思索的迎合。我们的教育方式就是一个模式,可以套到所有人身上。我们永远是一把尺子衡量人。很多人在成长过程中没有被鼓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儿,没有发现自我的过程,表面上看起来很成功,但实际上是丧失自我的流水线产品,其个性、追求、爱好都是一种标准化的产品。我崇尚自由开放多元的教育,这就意味着必须允许各种尝试和实验,同学们我也建议你们把这场学而讲坛历史上最率性的讲座,视为反标准化的一种努力与创新。

另外,教育最根本的是要真诚、真实,追求真理,现在社会很多的假大空,人们缺少信任及安全感,就是因为教育体系没让我们变得更真实,没把最真的东西开发出来。发现无法交流就快闪的左叔,倒是率性而不作伪的,来到现场的听众可能没有听到实质的东西,但被讲座人直接转身走掉所惊骇,也算是一种打脸教育。因为这是你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因为多年来接受的标准化教育,让你们越来越觉得自己只有一种面目。当你们被定型之后,也就不敢去触碰另外的发展可能性。其实每个人都是多元的,并非那么单一,只有打破传统教育的框架,释放出每个人独特的天赋和个性,通过天马流星的思想碰撞,了解各种不可能中的可能,才能向内挖掘出最真实的自己、最想要的自己。毕竟,现代教育要培养的是个体生命的主人,自我完善的公民,而不是仅仅是社会的合格建设者——其象征是高度物化的螺丝钉

北京大学是新文化运动的主要策源地之一,而北大有此作为,与蔡元培先生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的办学宗旨有密切关系。因为兼容并包,民国时代的北大,有胡适这样的自由主义者,有辜鸿铭这样的保守主义者,也有陈独秀、李大钊这样的马克思主义者,群贤毕至,活力充沛,缔造了北大校史上的黄金时代。民国时代的大学都是程度不同地秉承兼容并包的办学宗旨,其时的大学教授,个性鲜明,头角峥嵘。现代大学不是宗庙,不是修道院,它是个多元的知识共同体、文明实验室,因而没有必要要求大学教授或大学讲坛的演讲者,都成为四平八稳的道德楷模。民国时代的大学对一些狂放、怪异的教授也多采取尽量宽容的态度,只要他们不触犯法律。事实上,不论什么怪异言论,既然心中真的这么认为,就有它的合理性,应该被说出来,加以讨论、解决,当然这种言论应以不触犯法律为限。禁止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逼迫人们说假话,才是文明的天敌。

今天这个时代是不折不扣的好时代,因为它尊重个性,多元包容,它有充分的物质和充分发达的科技可以供我们选择。但关键是我们的内心有什么样的意愿和能力去做选择。教育应该是把所有知识忘掉之后的能力,是创新能力,是批判性思维的能力,教育要把每个人的想象力发挥出来,要把每个人的个性彰显出来。无论如何,要不懈地探索,要坚定地坚守,但也必须充分意识到思考和行动的边界与可能,从而为所有人的教育理想及目标,留出矫正和选择的权利。

尽管现状灰暗,我仍坚信,我们依旧可以憧憬更明亮的未来。也许有那么一天,中国的大学能够真正拥有独立地位、学术自由和批判精神,成为追求真理的民主机构。到那时,大学是孕育创新者与批判者的大本营,从教师到学生,都尽情追求智力、真理和美。在其间,人们酝酿自由思想并自由表达,创造有价值的学术成果并以之推动社会进步。而大学,也因之焕发永久的生命力,站在批评的最前沿,站在创新的最前沿,成为国家社会当之无愧的轴心组织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